被强暴的高傲白富美

9,808 次点击 TAGS:

独自一人走在深夜的街头,贺楠其实蛮担心的,自己16年的生命里从没没有在凌晨过后还单独逗留在大街上。更何况,其实这根本算不上大街,只能说是巷子罢了。两边破旧的居民楼大多都熄灭了灯,前几年新换的防盗笼里黑乎乎的。

周二的凌晨两点根本不会有几个人还没入睡,当然啦,像贺楠这样放暑假的学生另算。正值盛夏,富有春城之称的这座城市夜里并不像祖国的其他大多数地方那样酷热难耐,夜间17—— 18度的气温倒不如说还让人感到了丝丝凉意。

贺楠紧了紧身上穿着的外套,不由得有些埋怨自己的几个闺蜜,也不知道是发了什么疯,几个乖乖女竟然在KTV唱歌high到了深夜这个时候,要不是最后李雯酒后吐真言告诉了自己的小姐妹们她被男友骗上床甩了的事,她自己还真是有些不理解为什么要大半夜这么疯。这个时间还没回家的贺楠并不像其他女生那样需要对父母再三解释,事先报备,远在上海和北京分居两地的形婚父母想要管她也是有心无力。平时贺楠自己都是独自在家,也就周末偶尔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家看望老人而已。

和几个小姐妹分别之后,贺楠本来想打出租车回家的,结果在路边等了大半个钟头也没见几辆车经过,更别提出租车了。无奈之下贺楠不由得自己,只能迈开了步子,走路回家。万幸的是KTV离家并不远,抄近路十多二十分钟就能到了,只是中间要穿过几条鲜有行人的巷子罢了,这才是贺楠真正担心的地方。离家不远的地方有几所很差的中学,打老师,逃课,斗殴的新闻更是层出不穷,晚上12点也经常能看到那些学校里的小混混在巷子口前蹲着抽烟吹啤酒瓶子。所幸的是贺楠走了大半的路程也没见到几个小混混,「这个时间他们可能都在网吧吧」贺楠不由的想到。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刚过了一个拐角,贺楠就看到了三男一女的四个不良少年靠在电线杆旁聊天,脚边散落着两个啤酒箱子,烟头和酒瓶子更是滚了一地。

有一个梳着黄毛的混混抬起头来借着看到了正站在拐角处犹豫这是不是要绕路的贺楠,朝他身边的另一个高他半个头的混混努努嘴说道,「诶,强哥,有个小妞在那边」。

那个被称作强哥的混混转过了身子,左臂上纹着的一条巨蛇无比显眼,故意留长的头发半遮着眼睛,他朝贺楠瞟了一眼,答道,「那不是什么三中的高一女神嘛,我们这一片蛮出名的」

另外两人也是闻声朝贺楠看了过去。贺楠不由得有些紧张,白天惹眼无比的牛仔短裤下两条光滑无毛的长腿下意识的扭在了一起,不由有些退意,心想是不是应该绕一下路换个方向回家。

强哥看到贺楠的动作,眼中不由一亮,心说:「这还真是个美女,害怕的动作都这么撩人」,他瞥了瞥眼看向自己身旁的小太妹,心中不由的有些鄙夷,老子的女朋友为什么就除了胸大什么都比不上这种美女啊。

小太妹察觉到了强哥的眼神里的意思,心里不由的妒火中烧,撩拨到「强哥,这么美的妹子,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反正夜深人静的」,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在同龄人中傲人的白兔朝强哥的手臂蹭了蹭,运动内衣下突出的两点让强哥心里一阵火热。他开口朝剩下的黄毛和另一个有些畏畏缩缩满脸痘痘的混混鼓动道,「诶,黄毛,梁子,怎么样,想不想尝尝这种美少女的滋味」,两个被点名的混混心里一阵火热,最先发现贺楠的黄毛更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他可是那种热血冲动加爽一把就死也没事的性格。而梁子却是有些畏畏缩缩,朝强哥劝到,「强哥,这是犯法的吧,要是她报警我们不就全进去了」强哥嘴角一瞥,轻蔑道,「怕什么,我们拍她裸照,把操她的视频录下来不就好了,到时候她敢报警我们就把裸照贴的满大街,视频传网上不就好了。」听强哥说得这么轻松,梁子不禁点了点头,内心火热的把目光移到了贺楠的两条大白腿上去了。

三人白天被街上各种女生的大白腿和白皙的前胸撩拨的火热的内心在酒精的催动下不由的升起了熊熊的浴火,眼里望向贺楠的渴望更是犹如实质的流了出来。

作出决定之后,他们三人这就呈倒品字形朝贺楠包了过去。

贺楠虽然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三个男生火热的目光和朝她移到的步伐还是让她隐隐察觉到了一些危险,不由坚定了绕路回家的想法。她转身往大路的方向小跑着。三人快速朝贺楠跑了上去,黄毛一把抓住贺楠的外套帽子,向后一扯,贺楠就踉跄着停下了脚步向后倒去,梁子一弯腰抱住了贺楠的腰,双手一边打着颤一边环在贺楠的腰上。贺楠不禁惊声叫了出来,「救命!救……」第二句求救声还没完整的说出口,嘴就被紧跟上来的强哥一把捂住了,她不由的瞪大了满是惊恐的双眼,嘴里呜呜的发出了闷闷的求救声。

强哥还没来得急赞一声贺楠滑腻的脸庞和柔软的小嘴就感受到贺楠狠狠的朝自己手心咬了上去,「啊!」,抬手一看,出血了!强哥扭头凶狠的瞪向贺楠,抬手就是一巴掌,「啪!」,接着吩咐道「老婆,捂住她的嘴!」。强哥看着小太妹狠狠的抵住贺楠的下巴,接着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巴才放心的脱下了右脚的袜子示意小太妹搬开贺楠的嘴巴,把穿了一天充满酸臭味的袜子塞到了贺楠的樱唇里,接着又捡起旁边地上一条断了的跳绳穿过贺楠的嘴巴把那只鲜嫩多汁的袜子堵在了那张娇艳无比泛着浅粉色的嘴唇里。

贺楠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强哥充满了汗臭味的袜子就抵在她的舌头上,令人反胃的咸湿的味道强烈的刺激着她的味蕾,胃里更是感受到了阵阵涌起翻腾的想吐的感觉。她瞪大了眼睛,眼里一分不解,三分愤怒,六分恐惧,然而这样的眼神落到了强哥眼里就成了一副美人娇嗔图。强哥感觉下身一阵火热,小兄弟更是抬起了头,一副等待采食少女花蜜的姿势。他一边伸手狠狠的掐了两把贺楠娇嫩的左乳一边张嘴压低声音狠狠的威胁贺楠到,「小婊子,哥们今天三个人就是tmd要干你,你要是识相,配合我们玩玩,那事后我们阳光道独木桥各走一边;你要是不识相,那我们就拍了你的裸照再干你,而且保证干完你明早就把裸照贴的大街小巷都是,我们坐牢你也别想做人!」

十六岁的乖乖女哪受过这种威胁,心下恐惧万分,一片凄然的同时更是万念俱灰,知道自己逃不掉了。眼泪立马就涌了出来,哗哗的往下流。

强哥从地上捡起了贺楠托母亲年初时候从上海带回来的LV包,粗暴的扯开了拉链,找到了贺楠的身份证,抬眼对贺楠调戏道「哟,好名字啊,蛮文艺的嘛,是不是?小楠楠」,一边揶揄的看了看贺楠,一边和自己的两个小弟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小太妹听到男友这么叫贺楠,更是嫉妒,强哥从来都没有这么亲密的叫过她,她抬手一巴掌打在了贺楠的左脸颊上,狞笑着说「是啊,哈哈哈,这么文艺的名字,待会还不是要被干的哭爹喊娘,变成小婊子楠楠」。强哥有些心疼的看了看贺楠的红通通的左脸,有些不高兴小太妹下的重手,责怪道「打这么重干什么,一会脸不好看了干起来就不爽了!」,小太妹更是愤怒,只是她知道,现在不是一个报复的好时机,于是也就先忍了下来,但是不高兴还是写了一脸。

强哥捡起另外半截跳绳,在黄毛和梁子的帮助下把贺楠的手腕和脚踝绑在了一起,故意挖苦贺楠朝众人笑道,「这模样要是再来跟棍子这个小美女就跟过年时候农村杀的猪一个姿势了,哈哈哈哈」。强哥把贺楠用公主抱的姿势抱了起来,朝贺楠家走了过去,朝众人解释到,「这么晚还不回家,她家里肯定没人,哼哼,到时候我们在她客厅里干她」

转眼间,几人就跟着身份证上的地址找到了贺楠那空无一人的家,这是市中心的一片豪华高层住宅,四人平时也就是对着这些高层建筑畅想一番,骂一骂里边的狗有钱人,却是没想到有一天能混进其中一个狗有钱人的家里干小美女。或许也是幸运吧,小区大门的保安不知是上厕所还是怎么着,并没有在岗亭,而这也断绝了贺楠最后的一丝求救的希望,她低着头不愿意再看外边,惊恐的眼泪湿了前胸的大半件外衣。

转眼来到了位于三十层的贺楠的家,强哥打开房门后便被富丽堂皇的装修给惊呆了,起码有一米五高的水晶吊灯,投影仪,家庭影院,两套相邻的房子更是打通了间隔,四五米高的跃层落地玻璃将大半个春城的灯火夜景尽收眼底。四人像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东摸摸,西看看,连美人还留在门口的地板上都给忘了。

1 2 3